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文化 寶應風情 查看內容

寶應記憶:抬夯號子

2019-9-9 16:32| 熱度:79167 ℃ |作者:王曉山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秋高氣爽,也是一年中最適宜建房的日子,附近工地不時傳來砸夯機那“撲咚、撲咚”的聲音。此時,不由讓我回想起孩提時代,老家修房建屋打地基的最好的辦法,就是抬夯。伴隨著那高亢、粗獷、激情、悠揚的抬夯號子,一直難以忘卻,F在的年 ...

  這篇文章得到了眾多老家人的支持,特別感謝王士達、王士奇兩位老哥,他們向我提供了第一手素材,士達大哥甚至多次向我哼起抬夯號子……

  抬夯號子

  文/王曉山

  秋高氣爽,也是一年中最適宜建房的日子,附近工地不時傳來砸夯機那“撲咚、撲咚”的聲音。此時,不由讓我回想起孩提時代,老家修房建屋打地基的最好的辦法,就是抬夯。伴隨著那高亢、粗獷、激情、悠揚的抬夯號子,一直難以忘卻,F在的年輕人很難看到那些震撼的場面了,如果不把這些傳統做法記錄下來,再過些年,老家抬夯的場景就永遠淹沒在歷史的長河里,恐怕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些事情了。

  整個上世紀八十年代,寶應農村掀起了將土坯房改建為磚瓦房,那時還沒有震動機,老百姓蓋新房打地基,靠的都是夯,由多個人抬起來抬得高高的再猛地放下,把地砸實。人們在抬夯過程中需要一種團結的力量,那就是抬夯號子。號子,在抬夯中用以統一節奏,協調動作,鼓舞情緒。沒有號子的抬夯,既累人又不出活兒,還容易出事故。激昂的號子既能控制抬夯的節奏,又能賦予勞動者快樂,使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不再枯燥乏味。同時,抬夯號子成為村里一道最靚麗的風景線。

  在我的記憶里,寶應老家的大多是小石夯,常見的是七人抬的四棱柱體石夯。石夯由夯頭、夯把和幾根粗麻繩構成。夯頭通常用青石碇子作成,石夯的四個側面都是上窄下寬的梯形。上面的四方形邊長三十厘米左右,底部的四方形邊長四十厘米左右,高不足一米,重量約三四百斤。夯頭上面正中心鑿個幾寸深的圓孔,用來安裝木夯把。在夯頭靠下面的四條邊棱上,各鑿一個圓孔,在每個圓孔上拴一條一米多長的粗麻繩。有的石夯,青石碇子四周用角鐵固定牢,底部四周焊有七八個鐵環,分別系上粗麻繩,中間是木夯把。蘇北人圖吉利,石夯用完,主人家要系上紅帶子,所以在我的記憶里,石夯四周有很多紅帶。大夯與小夯的區別就是,體積大,重量也大,有的達五六百斤,大夯工作時需要十或十二個人通力合作,對面各有一個扶夯把,外兩邊各站五個人或六人。

  抬夯既是重體力活,又是技術活。抬夯的大多是中青年壯男子漢,歲數大了不行,沒有力氣也跟不上節奏,可能還起反作用;其次領抬夯的,他一邊抓住夯把,掌控夯頭運動的姿態和方向,同時往上抬,還要指揮其他人有節奏地同時用力提拉或者放松麻繩,用的力氣要齊要勻稱,這樣夯才抬得高,又落得平穩使石夯上下運動,如果力氣使偏,就會使夯向一面傾倒,既砸不實地面,又容易砸傷領抬夯的腳。在我的記憶里,主人家在空地上準備好桌子板凳,擺上茶壺茶杯香煙點心,以供大家休息時用。

  中間扶夯把的是指揮者,也是叫號子的,也是領抬夯的,是抬夯中最關鍵性人物,而其他的人,主要是在領夯人的號子中配合用力。抬夯時,最美最賴看的,就是喊號子。領號人可不簡單,嗓子要好,要有喊半天不喝水,嗓音不變調的本領。腦筋要靈活,要求要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、隨機應變、現場編詞、信口編來、胸中有才、聲音洪亮、能喊得出。喊號的內容不是千篇一律固定不變的,都是詼諧幽默、積極向上、鼓舞士氣的。還要講究有節奏,就像打鼓要打在點子上,有張有弛,韻味十足,喊號子的和抬夯的才會形成一種合力。

  喊號子的人,往手心里淬一口吐沫,然后手握夯把,兩邊各站幾個壯勞力,人人卯足了勁,雙手緊握拉繩,像將要出征的士兵等候喊號子人的一聲令下。隨著喊號子人那粗獷豪放的聲音,漢子們兩腳前后站立,右腿弓、左腿繃,向后仰著身子,用盡全力拉繩子,夯石被高高地拉起,接著,大家按照拍子的節奏,快速松繩子,夯石重重地落在地上,夯出一個深坑,震得大地顫了一下,那響亮高亢的號子聲,響徹在整個村莊。

  在我的記憶里,我們生產隊里有兩個會喊號子的,一位是潘學禮,已去世十多年了。另一位綽號“大漢奸”,緣于他的名字叫王金衛,與大漢奸汪精衛偕音。他們兩個人各有特色,潘叫號子,像唱歌,葷段子多;“大漢奸”叫號子,聲如洪鐘,氣貫長虹;聲聲入耳,韻味俱佳;最讓人佩服的是,他的每一句領號,都是現場編來,即興而出,詼諧幽默,雅俗共賞;像那唱戲的文本,聲聲連貫,不停不噎;喊到高潮,聲情并茂,實在好聽好看。他在喊號時,東葫蘆西瓢瓢,一會拿抬夯的取笑,一會拿看熱鬧的開心,一會兒拿主人家的說事,嬉笑怒罵樂趣無限。在我的印象里,誰家要砌房子抬夯,大多非他莫屬,是遠近幾個村子里出名的喊號人,是個喊號子的高手。他喊號子引來莊子里的大人孩子,黑壓壓擠滿四周,不亞于村里的過年唱大戲,看熱鬧的人越多,他叫起號子就越起勁:

  “蓋新房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娶新娘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抱孫子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好日子哦”哎喲哎喲的嗨嗨,哎喲的嗨嗨

  “媳婦俊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媳婦來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好耙灰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喘口氣哦”哎喲哎喲的嗨嗨,哎喲的嗨嗨

  “抬起來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加把油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抬幾夯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馬上歇哦”哎喲哎喲的嗨嗨,哎喲的嗨嗨

  “大伙齊心干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人人干勁高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中午有酒喝哦”哎喲的嗨嗨

  “馬上抽支煙哦”哎喲哎喲的嗨嗨,哎喲的嗨嗨

  ……

  有時候周圍的人聽了他的號子笑得前仰后合,笑到肚子疼,讓人笑出眼淚。編的號子幽默詼諧,氣氛活潑、熱烈,圍觀人把夯手看成“活寶”。正因為他叫得好,十里八村的都爭著來請他,也難怪,他到哪里,地基保管打得又勻又結實,進度還快,抬夯人也不覺得累。我最欣賞的就是那種雄厚、粗壯的聲音和押韻帶勁的脫口秀,不用稿子,也不用思考,信手拈來,朗朗上口,喜聞樂見,讓人不得不佩服之至。

  這樣的抬夯情景,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在我們老家徹底的消失了。抬夯號子作為一種勞動號子曾經廣為流傳,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,隨著機械化的普及,抬夯這種集體勞作的場面已經不見了,鏗鏘有力的抬夯號子也正在逐漸消失。想想這也是歷史的必然。但是現在身處高樓林立、鋼筋水泥包裹的城市,總是更加懷念童年的時光,懷念那種全村幫忙的鄉情親情,懷念那鏗鏘有力的抬夯號子,那號子就像一支久遠的歌,穿透歷史的塵封,在我心里不停地歌唱,久久地回蕩!

  2019年9月3日于南京

  9月9日修改

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
  作者:王曉山,寶應縣人,監獄建筑學家,監獄史學學者,江蘇省監獄系統首席專家,研究員,現供職于江蘇省監獄管理局。
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
相關閱讀
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