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

我在射陽的日子(四):淚別射陽

2020-7-21 16:11| 熱度:11122 ℃ |作者:周以耕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車間有批林批孔的任務,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車間領導,請我代勞幫他們完成政治任務已成家常便飯。我也樂意幫他們抄抄寫寫打發時光,還會換來他們對我工作生活上的關心。射陽街道遇到突擊政治任務也會請我去幫忙,我是廠內外頗有名氣的“小 ...

  我在射陽的日子(四)

  淚別射陽

  文/周以耕

  車間有批林批孔的任務,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車間領導,請我代勞幫他們完成政治任務已成家常便飯。我也樂意幫他們抄抄寫寫打發時光,還會換來他們對我工作生活上的關心。射陽街道遇到突擊政治任務也會請我去幫忙,我是廠內外頗有名氣的“小秀才”。

  批林批孔運動結束,廠領導分配我到二車間擔任記賬員,兼任廠部宣傳工作。記賬員負責車間三班制的領發料、成本核算和人員出勤考核。這項工作瑣碎煩雜耗時間,當地人下班急匆匆回家忙家務干副業。我這個單身漢吃在廠里,住在廠里,整天泡在車間里,車間的一草一木、工藝流程、人員情況被我摸得滾瓜爛熟,記賬員中的佼佼者非我莫屬。

  不久,車間排長(車間主任)推薦我當了車間副排長,負責車間生產管理兼記賬員工作。其他車間領導也爭著要我,是因為我聽他們的話,工作踏實,上面下達的政治任務不用操心,還能奪得頭名。應驗了“閻王老爺喜歡勤力鬼”的民間俗語,我成了被他們爭搶的香餑餑。

  1972年年底征集新兵,射陽公社分配化工廠一個征兵名額。幾百名職工攤來的征兵名額,人人覷覦。領導反復思量,慎重考慮后決定推薦我參加射陽公社征兵。政審調查,父親的政治陰影阻斷了我的兵營生涯,朝思暮想的當兵夢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。寶貴的征兵名額被我浪費了,領導們痛心惋惜,拍屁股后悔!

  年輕男女到了青春期會受到人們的關注。大集體正式工、縣城定量戶口的我,二十剛出頭,形象帥氣,朝氣蓬勃,能寫能畫,在全廠上下留下較好的口碑。

  一天,平時對我很好的一位大姐,介紹她的表妹讓我認識。她的表妹我認識,漂亮秀氣,家境不錯,工作不久。大姐認為我們般配,愿意為我牽線搭橋,要我表態。美事降臨,我既激動又害怕,激動的是我已長大成人,有人對我有好印象,愿意把心目中的好女孩介紹給我,還說我們般配,我的形象在她們心目中和那個女孩一樣是那么地美好!

  父親的政治陰影一直困擾著我,壓抑的自卑心理哪有談戀愛的奢望?化工廠給我提供了出頭露面施展才能的機會。如戀愛,對方勢必要了解我家的情況,到時會和征兵一樣弄個竹籃打水一場空,還讓人家知道我出身不好的底細,剛有起色的處境將會前功盡棄,反把自己推向尷尬境地,到頭來賠了夫人又折兵。人要自知之明,社會環境不改變。我不能往這方面想,想也是徒勞的,是自不量力,是自討苦吃。

  我委婉地答復大姐:“我年齡還小,沒輪到談戀愛的時候,感謝大姐的關心!”花前月夜,甜甜蜜蜜,身處異域它鄉能有一分依偎,多一分溫馨,我何嘗不想呢?這是一場心靈波瀾搏擊后作出的決定,是一個痛苦無奈的抉擇。大姐的熱心,被我答復的冷水澆得一身冰涼。大姐無法理解我的內心世界,認為我人小心大,心氣高傲,看不上她的表妹,對我懷有偏見。一度時期對我不冷不熱,我是啞巴吃黃蓮,有苦無法訴。

  徐副主任(原塑料廠領導成員)按照生產計劃下達氯化鈉釆購計劃,采購員在縣城轉悠一圈,在電話中向徐副主任匯報:“沒有氯化鈉,大鹽要不要?”徐副主任當即斥責:“叫你買氯化鈉,要大鹽干什么?”工農干部出身的徐副主任哪里知道這是采購員蔑視他,嘲弄他不懂行。這個大笑話在廠內迅速傳播,暴露出老油條的采購員油腔滑調無修養,暴露出外行領導內行在工作中存在的尷尬,暴露出領導干部要不斷學習文化知識的重要性,暴露出兩廠合并后相互之間存在的隱含裂隙。

  1974年6月,縣工業局果斷決策,將兩廠分開,恢復原寶應縣塑料廠。這時,兩廠在合并期間不融洽的矛盾爆發出來,雙方情緒對立,工人們自覺維護自身工廠的利益。

  塑料廠職工姚定治做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。趁著天黑偷偷用水泥漿塞進樹脂車間大門的鎖眼里,宣泄對化工廠不滿情緒。他的舉動哪能逃得過化工廠護廠人員的眼睛,午夜時分,姚定治在熱乎乎的被窩里被射陽派出所來人“請”走,配合警方調查。

  兩廠合并兩年半時間,塑料廠把人、財、物、重點投入化工廠,把一個社辦廠過渡到正規化管理軌道的縣屬企業,使企業得到迅速發展壯大。新產品間苯二胺市場供不應求,成為化工廠盈利的主要來源,蒸蒸日上的化工廠與我們十八勇士浴血奮戰密不可分!

  因為姚定治的愚蠢行動,本該應有的告別、應有的感謝、應有的擁抱,卻換來了對方的冷漠、警惕、仇視。我們帶著中毒的病史,帶著肝炎的疾患,帶著殘疾的軀體,帶著親吻死神的驚嚇,像一場戰役后的敗將悄無聲息地、灰溜溜地撤離曾經流汗、流淚又流血的化工廠。此刻,雙方人員的心情像堵著鉛塊沉重郁悶。

  念著化工廠俞師傅夫婦、車間排長、大姐對我的好,我與他們難分難舍,淚濕巾帕。

  梨花紛飛落射陽,新燕啄春返巢堂;分廠無情南北散,別時淚隨云水長。

  別了,我曾經春風得意的射陽!

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下一篇:爸爸的剃須刀上一篇:母親腌的霉干菜

相關閱讀
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