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文化 寶應風情 查看內容

寶應葉挺路記憶:我曾住在葉挺路

2020-7-29 17:31| 熱度:6753 ℃ |作者:何平|我要投稿

最近在網上看了范敬貴先生的一篇文章《寶應葉挺路》,很有感觸。夜深人靜,我端坐在桌前,像放電影似的,行進在葉挺路上,那路兩邊的建筑、房屋一排排、一間間在眼前飄過,而與之相連的一些人也一個個站到了我的面前,在微笑著想對我說些 ...

  我曾住在葉挺路——葉挺路記憶之一

  文/何平

  最近在網上看了范敬貴先生的一篇文章《寶應葉挺路》,很有感觸。

  夜深人靜,我端坐在桌前,像放電影似的,行進在葉挺路上,那路兩邊的建筑、房屋一排排、一間間在眼前飄過,而與之相連的一些人也一個個站到了我的面前,在微笑著想對我說些什么,還有那些難忘記的事也都浮現在了腦海之中。

  我在寶應生活的28年,幾乎都和葉挺路有著難以割舍的關系。這條路,記下了我人生的軌跡。

  到下鄉前的十年間,我和母親都是住在葉挺路的。

  母親從北京來寶應后被分在寶應師范學校當音樂老師,我們住的第一處宿舍在葉挺路上西三元巷北首的東邊。那里是寶應師范的一個分部,也曾經是寶應衛校的舊址。這應該也是一家大戶人家的宅院。一進門有條磚石路,兩邊有小花園,前面有一排大約兩間教室。向左通過一個過道進到一個院子,院子四周都有房子,再進去又是個院子。

  這就是西三元巷北首,現在是新式樓房,曾經是寶應師范的分部。

  我們就住在第一個院子過道旁邊的一小間屋,大概六七個平米,放了一張床一個課桌后幾乎就沒有地方了。母親帶來的七八個箱子,從地面一直摞到高處,要找個東西是很困難的。

  我們的第二處住房也在葉挺路上,是在古董巷東邊的職工學校里。就在前一處房子的斜對面。那里面也是有不少房子的,我們住在最后面也就是最北邊的一個小房間內,時間很短。

  這個賓館所建之處原先是寶應職工學校,我家住在后面的院子里。

  第三處住房還是在葉挺路上,在不見天井巷與古董巷之間,是寶應師范的宿舍。宿舍朝南,一溜三間,中間一間變成是一個大門,一個過道,通向后面的院子。后面一進還有三間朝南的房子與東西的廂房。我們住在南面一排東邊一間,中間是走道,西邊一間是劉軼群校長家。后面還有卞敬存主任和華煒主任兩家。

  圖左的巷子是不見天井巷,右邊是古董巷,中間的眼鏡店的位置就是當年寶應師范的宿舍。

  宿舍的西邊是不見天井巷,東邊是古董巷,夾在兩個巷子的中間。古董巷也是一個有歷史的巷子,原名古東觀巷,因巷北曾有道教東觀,后觀湮沒,人稱“古東觀巷”,再后便脫化成古董巷了。宿舍門前有一塊空地,再到葉挺路。在北邊同樣也有一塊空地(后來還有人種上了菜),就形成了兩個巷子與南北的空地包圍中間房子的格局。記得當時有位老先生說,這是一個轎子的形狀,不見天井巷與古董巷像轎子的兩條杠,住在這轎子屋中的人是有官運的,所以這是一個風水寶地。不過,據我所知,這些房子里好像并沒有出什么顯赫的官員。

  我母親1962年9月調入寶應縣中學后,我們又搬家了,不過還是在葉挺路上,是不見天井巷向西、大新橋東邊的寶中二宿舍來鶴樓。隨著修建寶應郵電局的拆遷,來鶴樓煙消云散了,從寶應的版圖、甚至從寶應人的記憶中化為烏有了。你如果問五十歲以下的寶應人,他們可能都沒有聽說過“來鶴樓”這三個字。

  當年來鶴樓的原址上蓋起的這樓房是郵電局,現在成了勞動人事的一個單位。

  我查閱了一些資料,這個來鶴樓應該是有來歷的。

  它應該是在清順治年間由寶應的喬氏建筑的。我們看到它時,朝南的大門進去,有并排的兩座樓,并不是分開的,而是連為一體,中間有一個過道通過往后面一進。這兩座樓是兩層的木樓,也許當年還有“來鶴樓”的題匾。后面一進朝南有三間正房,要登上石階(大約一米多高),才能走到屋前的廊下,走廊有一米五左右寬,堂前有兩根柱子(是木是石記不清了)。院子的兩邊有東西廂房,每邊有四五間吧。好像東邊山墻還有一個門可向北通往后面一進,但我們住的時候已經被封死了。

  陳麟德先生在《畫川書院尋蹤》一文中提及過來鶴樓:“20世紀60年代初,我在寶應縣中學任教,寓居大仙橋東來鶴樓西側廳屋,雕梁畫棟,儼然大宅。但年久失修,廳宇凋朽,墻垣頹壞,令人不勝感嘆。一日,地理老師喬鴻哲先生來訪,告訴我說:你居住的地方就是畫川書院的舊址!喬老師為康熙時翰林院編修與修《明史》的喬萊(字石林)的后裔!眮睑Q樓有無沒做過、何時做過畫川書院,有待考證,但來鶴樓最早是屬于喬家的,大抵是無疑的。

  那么,這樓又為何稱來鶴樓呢,是不是有過鶴飛來而以此得名呢?

  我查到喬可聘之子喬邁寫過兩首《鶴來》詩,收錄于喬邁的詩集《柘溪集》,如下:

  丁亥(1647年)秋,家大人自陪京還,臥雪草堂,交游漸絕,越三年矣。偶延客圖儀像,見一鶴飛空回翔而集,遂相依不去,向庭鳴舞,頓破寂寞。家大人昕夕晤對,如與佳士周旋,喜賦《鶴來》諸什,柴葊、鷦林諸先生雅和之矣。

  胎禽不恃羽毛奇,卻與真人愜素期。

  漠漠蒼溪憐瘦影,依依蕙帳養幽姿。

  山樓月白吹笙夜,石圃花開報客時。

  聽向云霄清唳后,新詩酬和意堪怡。

  木落江亭一鶴橫,柴門小路待同行。

  凌風天上翀飛倦,避弋山中出處明。

  抱影無心從客舞,當堦何事向人鳴。

  高岡振翼聊孤放,回首風波萬古情。

  此事亦見于喬可聘座師朱國祚后人朱彝尊,在為喬可聘《讀書劄記》作序時所說:“年八十(應為年六十)有雙白鶴降于庭,東南隱居之彥咸賦詩記其事!

  詩的內容我們暫且不論,這應該是目前為止能搜集到的與來鶴樓可以相聯系的唯一記載。作為喬氏的家宅,既然名之“來鶴”,必是與這次“一鶴飛空回翔而集,遂相依不去,向庭鳴舞”有關,是將已有的建筑命名為“來鶴”,還是新建了一座樓紀念“來鶴”,我們不得而知。但可以肯定,喬氏樓名“來鶴”是確有其出典也。

  我上初中的三年,幾乎都是住在這里的。當時住在這里的寶中教職人員還有副校長李建國、總務王主任、曲長音、郭光祿、孟漢英、朱永年、路儒林、陳襲、陳麟德等。

  1965年我上高中了,我和母親搬入了痘神廟街(現名軍民街)的寶中三宿舍,也還是在葉挺路附近。從大門到葉挺路也就一百多米吧。我們打開水都是到葉挺路上影院旁的茶爐子的。

  痘神廟街(現軍民街)北首與葉挺路交會處。

  寶中三宿舍現在的大門。

  這個三宿舍是一個很大宅院,原有九十九間半,俗稱作“萬公館”,是萬姓人家的老宅。寶應有許多被稱作“公館”之處,這些人家都是客居寶應的大戶,寶應本地人的住所是不稱“公館”的。據說這“萬公館”的祖上是安徽人,后來在松江府當過官。萬家在寶應已經六七代了,當初是顯赫之家。不過我們住的時候已經有許多房子被拆掉了,中間成了一個空地,也有的房子是后建的。

  我家先是住在離大門不遠的北邊,后來搬到了最里邊的小院子中。50年后的2015年10月我去過那個小院子,路儒林老師還在,已經九十歲了,他一直住在那兒。我和他還留下了一張不甚清晰的合影。而兩年前,聽說他仙逝了。

  我曾住過的這幾處房子,隨著葉挺路的拓寬和路兩旁建筑的興修,除了三宿舍的房子還在,其余都已經蕩然無存了。以前的葉挺路,最高也就有兩層的小樓,而現在已經是高樓林立、店肆櫛比了;那時道路是磚石鋪的,坑坑凹凹,也沒有多寬,現在林陰蔽日、大道平坦,寶應城的變化是巨大的。雖然舊跡難覓,難免滄桑之感,可畢竟時代在進步,更何況那些記憶已經深深印入了腦海。

  那年遇到路老師后,我曾寫過一首小詩,稍作修改,用來作為本文的結束吧。

  晨起欲何之,因生故舍思。

  殘房仍舊貌,白發換青絲。

  忽憶當年事,猶如昨日時。

  人生緣苦短,切莫笑余癡。

  本文系何平原創作品,寶應生活網經授權發布。
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
相關閱讀
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