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文化 寶應風情 查看內容

老家油坊頭的那座橋

2020-8-7 16:48| 熱度:3813 ℃ |作者:董桃英|來源:寶應作家|我要投稿

今年再回老家油坊頭,幾十年前早已消失不見的木橋原址上,一座靚麗的仿木棧橋橫跨河東河西。我輕輕撫摸著棧橋欄桿,當年嘎吱作響的小木橋,隨著兒時的一些往事,一起沖破塵封的記憶。記憶中的那座橋不是很美,只是幾 ...

  老家油坊頭的那座橋

  文/董桃英

  今年再回老家油坊頭,幾十年前早已消失不見的木橋原址上,一座靚麗的仿木棧橋橫跨河東河西。我輕輕撫摸著棧橋欄桿,當年嘎吱作響的小木橋,隨著兒時的一些往事,一起沖破塵封的記憶。

  記憶中的那座橋不是很美,只是幾根木樁和普通的木板搭建而成?伤鼌s是連接油坊頭河東河西的咽喉,也是東一片幾個村人去鎮上的必經之處。小時候沒有出過遠門,總覺得那座幾米寬,二三十米長的木橋,就是大橋,橋下面那條清澈見底的河就是大河。

  每逢夏天,那座橋、那條河便是小伙伴們,甚至大人們的娛樂場。許多小伙伴們,尤其是男孩子們,總喜歡光著膀子,赤著腳走到橋中間,腳一蹬,縱身一跳,表演著各種跳水動作,那座小木橋像是被踩疼了似的,“嘎吱嘎吱”作響。我不會游泳,不敢跳,只能靠河盤子邊上,“噗通、噗通”表演幾個“狗扒式,”打幾個水花。抑或是和小伙伴們在河盤子上摸銅錢、銅板,還有一些其他的金屬物,有時候碰巧還能摸上一兩枚子彈頭。而這些金屬件可都是當年兵工廠的遺留物。

  這座橋西橋頭向西百畝方圓,曾是新四軍軍械處第一總廠,緊靠西橋頭便是軍械處的生產車間和爐臺,“中國的保爾”吳運鐸任廠長。因此,那座橋上也曾留下過陳毅、粟裕、葉飛、陳丕顯、姬鵬飛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光輝足跡……

  剛讀初中那會兒,每天都經過那座橋去幾里地外的王坤學校上學,當時那座橋經過數十年的風雨侵蝕,木板已經殘缺,木樁也已松動。有一天晚上,鄰村兩三個同學來我家玩,走到河東的橋頭不敢邁步,便站在對岸,高喊我的名字。有同學自鄰村來,我是不亦樂乎!聞聲我興高采烈地向木橋跑去,朗聲道:“別害怕,我來啦,我過去攙你們!蔽译m是女孩,卻是出了名的膽大,有時還有點逞強,借著初冬淡淡的月色,一步一步向同學們走去,可就在快到對岸的時候,一腳踩空,整個人掉到了河里,橋頭上的同學們嚇得直跺腳,高呼救命!而我在河里面黑漆摸咕的什么也看不見。當時我穿著母親用我小時候穿過的棉衣,拼接的帶背心的花棉褲,掉在水里有一定的浮力,只是嗆了兩口水,再加上掉在靠河盤子邊上不深的地方,掙扎幾下,折騰一陣,摸著河盤子,竟然自己爬上了岸。第二天到了學校,我可就成了同學們的笑料,說昨晚有人演了一場“下河調(掉)”。

  從那不久,離那座橋向北近30米處,架起了一座水泥橋。而那座木橋也完成了它的使命,退出了人們的視線,退出了油坊頭人的生活。

  如今這座復建的仿木棧橋很美,也很堅固。它作為一種文化,成了油坊頭一道亮麗的風景。而那座飽嘗風霜雪雨,歷盡滄桑巨變的小木橋,已永遠的定格在人們的記憶中。

  但我確信,那座橋,橋魂仍在!

  主編:於 蓮

  責編:張 艷

  本文系寶應作家(ID:byzazhi)出品,寶應生活網經授權發布。
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編輯/admin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
相關閱讀
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