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

薅豬草

2020-9-19 16:14| 熱度:4090 ℃ 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很小的時候,我就學會了掙工分,大概八九歲吧。那時候上學不像現在,家庭作業很少。勤快的,在路上往哪個田埂上一趴,或者倚在哪棵樹下,彎起一條腿,作業本往膝蓋上一放,很快就做好了。剩下的時間很多,小伙伴們便 ...
  薅豬草
  很小的時候,我就學會了掙工分,大概八九歲吧。
  那時候上學不像現在,家庭作業很少。勤快的,在路上往哪個田埂上一趴,或者倚在哪棵樹下,彎起一條腿,作業本往膝蓋上一放,很快就做好了。剩下的時間很多,小伙伴們便各行其事:家里活計多的,便學著大人干一些,也有的干脆瞎轉悠,甚至干些偷雞摸狗的事。我家每年都要養豬,薅豬草就成了我日常的一件事。
  不是大人逼著我去做的,起初純粹是為了玩。僅有的幾本小人書已經被翻破了,沒錢買新的,待在家里便覺得無聊。于是,我便自由選擇著在某一天出門去。割麥、插秧、挑肥、趕牛、踩水車等大活我肯定干不來,但抹樹葉、薅豬草、捉長魚……我學會了。
  對薅草感興趣,可能跟喜歡看豬吃草的樣子有關:搖著小尾巴,扇著大耳朵,嘴里不停地哼哼著,有時候還會用小眼睛瞄一眼豬圈門口站著的人。如果豬吃著的草是我薅的,我比豬似乎還要高興。后來我才知道,豬吃不完的草會在它的腳下成為肥料,等到夏種的時候,生產隊會花工分買來各家的豬腳灰,一方抵多少工分,花勞力挑撒到水田里做底肥。出肥的時候,媽媽常笑我:你能掙工分了。
  薅豬草其實是用刀割草。我用的那把刀是花五毛錢從鐵匠鋪定做的,大小比較合適我。那把月牙刀弧度不大,刀尖也有點鈍,但刀口開得很鋒利。裝草的竹籃子我先是用的小號的,那時候我力氣小,每天薅的草還不能夠豬吃一頓的。我記得過完了十歲以后,便新買了一只大竹籃子。我常常是在割完了豬草回到豬圈門口放下籃子時,小膀子被壓出一道很深很深的印子,有時會有點疼,但一邊看豬哼哼地吃草,一邊用手抹抹就過去了。
  由于豬腳灰已經不夠生產隊的大田使用了,隊里干脆直接收草,放到大田邊上的草糞塘里漚半年,有條件的會拌上幾兜子同樣用工分買來的狗糞,夏種時便可挖出來撒到田里去。這給了我更多掙工分的機會,但草卻是越薅越少了。學校每年也會給學生一次薅草的任務,以一籃子或十五、或二十斤為要求。于是我把目光集中在了已經泛黃的麥地或開過花后的油菜田里。這些地方經常有長得超過人高的苦麻坦和牽延出兩三米長的苕芝草,運氣好時,薅上五六棵,大竹籃子就可以裝滿了。但大田是有人看的,怕我這個小冒失鬼沖進去毀了莊稼,而我又特別眼饞那些草,于是就有了我經常被追趕的事情發生。遇到追趕,我只能有路擇路,沒路跳河,竭盡全力不被逮住。
  后來,生產隊開始大面積種植黃黃草和苕芝草,再后來,又有條件買一些化肥了,我用草換工分的日子便沒了余音,但豬圈里的豬仍然是要吃食的,薅豬草的事還不能停下來。
  薅豬草的日子跟著年齡一起走著,直到我去鎮上讀高中。好像從來也沒覺得苦過,或許是因為到了年底,賣豬的錢可以為我帶來一身嶄新的衣服,那種心情,把再多的辛苦都融化掉了吧。
  夏集鎮子嬰河小學 翟立躍
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[email protected]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